所有分类

商店公告

© 2005-2016 从寄人篱下直到属于自己的房子终于立起来后母亲很自豪干劲更足了。她决心不再依靠别人而是凭自己的能力养头猪。于是在仅有的存粮连人吃都无法满足的情况下母亲愣是让自己吃了三个月封存在坛子里的酸豆渣,然后省出半碗半碗的玉米面来和着充足鲜嫩的猪草喂出了当年村子里最肥的猪。父亲节衣缩食为母亲购置的那台缝纫机也让母亲成了周边几个生产队里颇受欢迎的人。闲暇时间母亲的双脚常常不知疲倦地将踏板踩出哒哒哒的声响,双手则扯着不同的面料在机板上灵活腾转上下翻飞,用她独有的勤劳灵巧和智慧换回三五毛钱贴补必不可少的日常开销,有时脏活累活还会有人主动代劳而让我们姊妹三个垂涎欲滴的糍粑米酒和鸡蛋也因为母亲的好手艺而时常在餐桌上出现,浓墨重彩般装点了我们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里特有的记忆。现在想来父母亲长年分居两地相隔千里却并没有降低我们的幸福指数。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